吃一记膝盖突突!

一个低暖,超好勾搭的菜狗子

【GGAD】有关父亲们和鹰院儿子的12件事

木村三十:

情人节贺。邓布利多家有金发基因,所以#GGAD#生孩子的话,很有可能是小金毛。阿不思下有幼妹,盖勒特上有姑婆,对待女儿大概会更加温柔耐心,所以比较想看他们带儿子。


“在我们家,不破解我爸放在楼梯上的障碍咒都上不了餐桌。”


“动作慢了只能和凤凰抢食。”


“反正顿顿甜食,不吃完的话我爸还会一脸受伤。”


“展现出防御黑魔法的天赋,我爸说我可能不是他的儿子。”


“展现出黑魔法的天赋,我爸说我可能不是他儿子。”


“你说我爸听着咋这么精分?哦,啊,我说的不是同一个爸……”




1.如果儿子没有及时破解盖勒特专程研究的障碍咒,可能会吃不到晚饭。盖勒特会一脸“爹的智障”,而阿不思会给儿子一个温柔而鼓励的微笑,然后告诉他福克斯的碗里还有。




2.在孩子的坚持之下,分院帽把他分去了拉文克劳。“我烦死家里的格兰芬多和斯莱特林了。”蓝袍少年如此抱怨,“我爱学习,只有学习让我快乐。”




3.孩子的名字是阿不福思,阿不思常常情真意切地给弟弟写信:


“你拒绝出席侄儿的满月席,因此无法提出反对意见。我为他取了你的名字,让他知道家人深爱着自己。”


“盖勒特很体贴我,他原本想给儿子取名梅林。”


“亲爱的阿不福思,小阿不福思已经会叫爸爸了,过段时间就教他叫舅舅。”


“阿不福思真懂事,他自己都没有吃饱,却给福克斯留了半碗……不过盖勒特说可能是我把鸟粮做得太甜了。”


“我们没虐待你的侄子,甜食不是虐待。别寄吼叫信了,不过山羊蛋糕可以再来一份,孩子和盖尔很喜欢。”




4.可能是取名的问题,小阿不福思和盖勒特十分不对付。在婴儿时代,只有阿不思怀抱才能让他安然入睡,而一旦想尿床,小孩子会固执地先爬到盖勒特身上再尿。到了6,7岁,他和盖勒特的关系大概是这种:小阿不思福在商店里沉迷学术期刊以致走失,盖勒特会在广播站播送寻人通知:再见!我和你爸过二人世界去了,小王八蛋。




5.但孩子的存在丝毫没有影响到父亲们的调情,当着孩子的面俩家长也是该接吻便接吻想搂腰就搂腰,还有挽起你的红发我的手或者款款对一锅火热的爱。小阿不思福耳濡目染,以至于产生了同性间的错误距离感。总而言之,入学第一周里,所有拉文克劳男生都对这个会突然亲吻自己或把自己拥入怀中的金发学霸怀有不可名状的恐惧,而且无人敢贸然告状。


直到二年级,小阿不福思才从一本麻瓜杂志上得知了这几乎是性骚扰。从此他就开始留心自己的言行,但院霸的形象已经在同学们心中根深蒂固。




6.最初盖勒特只想研究男巫生出来的孩子有何特殊之处,孩子不过是他的观察对象。但在日后的相处中,他渐渐地开始去爱自己和阿不思的儿子,这个男孩有自己的头发和阿不思的眼睛,他如此易碎,又有着不可思议的生命力。他便意味着弱者和需要保护之人,是负担也是珍宝。如今光阴在男孩飞蹿的肩头上一岁一枯荣,想要看着他慢慢长大,而自己和阿不思可以一起变老。


这个世界应该更好,尤其对于脆弱的小生灵们。




渐渐地,盖勒特也就忘记了魔法实验的初衷。




7.但现在小阿不福思试图对自己做魔法实验。




8.他甚至研究了麻瓜发明的心理学,终于花了半个月的时间说服了盖勒特。于是,在一个月黑风高的晚上,爷俩悄悄搭起了试验用的阵法,他们甚至还伪造了一封澳大利亚发来的信函,以便支开阿不思。




9.第二天。


“阿不思,你不能把他们放下来吗?”阿列安娜抱怨道,很不开心地戳着碗里的布丁,“老实说,这样有点影响食欲了。”


“我可以对他们施幻身咒。”阿不思和蔼地回答妹妹。天花板上,有两个人被提着脚跟倒挂着,一大一小的金色脑袋不时摇晃着撞在一起,阿不思的蓝眼睛闪过一丝严厉的光芒,“……但绝对不能轻易放他们下来。”




10.在意识到自己是直男后,小阿不福思的精神世界受到巨大冲击,他有好几天吃不下饭,哪怕阿不思尽力把饭菜做得不那么甜。他悄悄溜去舅舅阿不福思家——是的,自打孩提时代,脾气暴躁的、会做山羊蛋糕的舅舅就是他最喜爱的亲人,哪怕他们一个学术宅一个不识字。阿不福思舅舅听不懂他遍布着专业术语的长篇阔论,但依然会尽一个普通人的全力。现在,舅舅把向来脏兮兮的杯子擦得锃亮,杯子用力砸在侄儿面前的橡木桌上,冒着泡泡的黄油啤酒溅出来了一圈。




“管你是什么样,对我们都一样。还有,”老阿不福思粗声粗气地说,“别告诉你爸我给你喝酒了。”




11.到了六年级,大家已经忘记了这个会和女孩子约会的小阿不福思,当初是凭借什么成为了拉院地头蛇。有数个版本在霍格沃茨流传,内容为了符合群众口味而越发离奇。当然小阿不福思是记得原委的,他看了一眼餐桌边旁若无人放闪的父亲们,感叹着真相已经递到鼻子底下了为什么凡人们还嗅不出来。




12.但毕业后小阿不福思仍然单身,恰似他老舅。多家报社推测,大概是父亲的婚姻一会儿如胶似漆一会儿恶咒相逼,让儿子对婚姻的前景感觉到了绝望;又或者这个孩子成长于同性家庭,迟迟无法找准自己在未来家庭里的位置;也可能他也是同性恋者,只是命中注定的那一位尚未出现……阿不思福合上报纸一声叹息,为什么这些人就是不肯相信,自己真的只是更热爱学习呢?




年轻的金发男孩瞥了一眼墙上的钟表,把报纸粗暴地塞进抽屉。时间不早了,下楼吃饭去吧,推开门时他耸耸肩膀,今天会是哪一种障碍咒呢?



评论

热度(197)

  1. 红茶杯与苦咖啡花银子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