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一记膝盖突突!

一个低暖,超好勾搭的菜狗子

【疑犯追踪】[RF/微肖根]朋友,拔牙吗?

子夜旦未央:

别拦我!谁都别跟我抢!我要写这个梗!


将OOC进行到底!


【以下纯属恶搞】


【以下纯属恶搞】


【以下纯属恶搞】


原梗




Fusco警探捂着他肿了三天的腮帮子到达牙科的时候,牙科主任Reese刚要把“休假”的告示牌挂在门上,害Fusco气得差点没一脚踹在那可怜的年久失修的老木门上。


“伙计!你不能这样!我们约好的!”


Fusco说话有点含糊,那颗蛀掉的后槽牙在牙床上作祟,加上Fusco愤怒的情绪,Reese注意到他在千辛万苦地表达清楚完自己的愤怒后,眉毛因为疼痛而拧成了一团麻花。


“我好不容易和我那该死的上级要到了半天假,你知道警探能要到这半天假是多么的不容易吗?宝贵的半天假!”


Fusco手舞足蹈的夸张样子让Reese想起了莎剧的演员。


“听着,我知道你的半天假来之不易,可是我有一件很重要的事情要去办。”


Fusco正琢磨着什么事情还能比他的牙更为重要,什么事情能够让一个平时尽职尽责的好医生撂下他的患者,让他在虫洞的折磨下自生自灭,Reese从他即将脱下的白褂里掏出了两张纸,按大小来看似乎是什么门票,Fusco从上衣的口袋里掏出了眼镜,戴上后凑近了看,看完具体的内容,警探暴怒的架势像是要跳起来打Reese的膝盖。


“你为了去看一场人机对抗的国际象棋比赛放弃了你的病人?”


Reese思考了一下怎么回答才能不伤Fusco的心。


“是啊。”


一边考虑着要不要直接给快要吐血的Fusco喊个支架。


“你不知道哥从小到大都怕拔牙啊?哥今天在镜子前做了二十个深呼吸,外加三十个深蹲,鼓足了勇气才敢来这里,刚才挂号的时候腿肚子都在抽抽,总算走到诊室前了,哥都像经历了一个世纪一样,结果哥的预约医生居然跟我说他要去看一场人机对抗的国际象棋比赛?哥不管,你今天必须给我把事情处理好,否则这个月哥的奖金泡汤了,哥也要拉着你的奖金一起同归于尽!”


Fusco推开了那扇还未上锁的大门,一屁股坐到了蓝白色的座椅上,Reese抬手看了一眼腕表,又看了看Fusco快要鼓成河豚的腮帮子,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只好把“休假”的告示牌撤了下来,转身进了屋子,让Fusco在椅子上躺好,拉过了瘆人的各类拔牙工具,还打开了诊室里悬挂在墙壁上的电视。


“你真贴心,知道我怕拔牙,还给我看电视转移注意力。”


“不是,你多心了,是因为电视上有比赛直播。”


“............”


Reese拿过窥镜,让Fusco张大嘴“啊”一声,没想到Fusco一个音节都没发出来,医生已经喊得比病人响了。


“啊——!!出来了出来了!!”


Fusco露出了关怀的眼神。


“不知道的还以为你妇产科的呢!谁出来了?”


“Finch!Harold Finch!国际象棋高手!”


Reese指着电视机上穿着三件套、戴着一副眼镜的绅士,在全场人的欢呼与掌声中,Finch优雅而又沉稳地朝着三个方向各鞠一躬,随后如钢琴家那般缓缓地入座。


“哎呀,男票朝我鞠躬了!”


Fusco听了这句话,就差没厥在椅子上。


“大兄弟你冷静冷静,你是男的。你这牙还拔不拔了?”


“拔,拔,不好意思。”


Reese平复了一下情绪,Fusco配合他张大了嘴,Reese盯着牙仔细地看了一会儿,就让Fusco把嘴巴闭上。


“你看清楚是哪颗了吗?别拔错了!”


Fusco看着Reese那兴奋的样子,心中隐隐升腾起一丝不安。


“我三十年拔牙经验了,你这还不放心啊?”


Fusco刚要松一口气,Reese又来了一句。


“拔错再给你补一颗呗,多大的事儿嘛。”


“......我突然不是很想拔牙了,要不咱们换个时间吧。”


“哎?你再请假不是奖金会泡汤的吗?”


“我现在还是觉得命更加重要一点。”


Fusco刚要起身,又被Reese摁了回去。


“躺好,既来之则安之,今天我就帮你从痛苦中解脱。”


Reese不由分说就把Fusco的嘴掰了开来,拿着小手电在Fusco的口腔内部照来照去,Fusco听到他在发出“啧啧啧”的声音的同时还一面还评头论足。


“蛀得很厉害啊,再不拔掉可能会危害到旁边的牙齿,Finch当心你的皇后!”


最后一句什么鬼?


Fusco用余光瞟了一眼他的主治牙医,对方手里正保持着原来的动作,一动不动,头却扭着,朝向了电视机。


“咳咳!”


没法说话的Fusco只有通过咳嗽两声的方法来重新引起Reese的注意,Reese立刻把头转了回来,正对上Fusco想要杀人的目光。


“我们直接跳到打麻药的环节吧。”


“等一下!”


趁着Reese还没有动手把麻醉针取出来,夺回了语言权的Fusco在出重大医疗事故之前,急忙一个手势拦下了Reese。


“你那个美女助手呢?”


“美女助手?”


“那个声音很甜的香蕉脆坚果。”


“你说Root?昨晚跟外科主任Shaw调情了一个晚上,不知道她今天早上来不来上班。”


话音未落,那扇年久失修的大门就被一脚踹到了地上,扬起了一阵尘土,Reese和Fusco都没有反应过来,Root已经穿好了白色的紧身裙,带着一杆大电钻霸气地出现在了门口,看到Reese,Root冲了过去,揪住他的衣领就问:


“听说你有两张人机对抗赛的门票?”


Reese吃惊地点了点头。


Root凑近了他,神秘地问道。


“Harold Finch是我偶像,我做她迷妹已经有三年了,一直都想见见他,能不能分我一张?现在赶过去还能看到下半场的比赛。”


Fusco掐指一算,看来今天难逃此劫。


还没等Reese回话,Root率先看到了电视上正在直播的比赛,Finch的马与Samaritan的象正在对峙,而Finch的车蓄势待发准备吃掉对方的象,Root紧张地踩在Reese本来坐着的医生专座上,一下子扒住了电视,眼睛就像黏住了屏幕一样,看得专心致志。


“Root!你下来!挡着我看男票了!”


看着诊室里两个疯魔的医生,Fusco有了想要报警的冲动。


哦对了,好像他自己就是警察来着。


“你们俩都给我下来!”


Fusco在吼完这一句后,扯到了牙神经,那颗蛀牙又肆虐起来,两位医生似乎才意识到房间里还有一个嗷嗷待哺的病人。


“Root,你给他打一下麻药,上半场的赛点到了。”


“你为什么不去?”


“上一次我就是因为给病人打麻药,错过了赛点,这次该你去了。”


Fusco在心里默默为上一个病人送上了自己的祝福。


Root翻了翻眼睛,拿起了旁边的注射器,把药水推进去,命令Fusco把嘴开。


“Reese,哪颗啊?”


“上排左起倒数第二颗。”


上完了麻药,Root拿出了拔牙钳,Fusco一脸慷慨赴义的表情,就在这个节骨眼上,Reese没有控制住,激动地站了起来:


“Finch的车将住了对方的国王!上半场Finch赢了!”


“真的吗?!!”


Root手上一使劲,Fusco眨个眼的功夫,就啥都不知道了。




下午回到警局的Fusco虽然拔掉了蛀牙,却顶着一个比没拔牙之前还要大的腮帮子,一路上他经历了来自同事的千奇百怪的目光,Carter在看到了他巨大的腮帮子后吓了一大跳,还问他你到底是执行任务的时候被人打了,还是往嘴里塞了个整鸡蛋。


带着一股子怨气办公的Fusco在整理文件的时候听到手机响了,他打开来一看,是社交软件的聊天信息。


【Wonder Boy:啊啊啊啊!!我男票赢了!!他拿下了下半场!!还是险胜!!太精彩了!!Wuli宅宅!!你还有蛀牙吗?你要是有蛀牙,快来我这里!!我兴奋!!我想拔牙!!】


【Lionel Fusco:我把我们的事发了脸书,你要成网红了。】


【Wonder Boy:真的吗??Finch能看见我吗??我一直想拥有他的同款眼镜盒同款三件套,能红到让Finch在衣服上签名吗?】


【Lionel Fusco:我想采访你一下,对于Samaritan的团队队长Greer在比赛前对Finch口出狂言你有什么看法吗?】


【Wonder Boy:我呸!能说那种话,白瞎了他那一口大白牙!】


Fusco觉得,世界上没有比John Reese更疯狂的迷弟了,殊不知,此刻在医院内......


“Sameen,打我。”


Root一本正经地对Shaw说。


“为什么?”


“我一直想拥有Harold Finch的同款瘸腿。”


Shaw最后决定拨通精神科主任Hersh的电话号码。

评论

热度(138)